公司官方网站建设,美国采油注入井大肆排放有毒物

时间:2018-02-19 发布:武汉楚通运 回到首页

米歇尔·加曼(Michele Garman)与丈夫汤姆(Tom)以及他们十几岁的儿子多米尼克(Dominic),住在美国俄亥俄州维也纳的乡村社区。在离他家60多米远的地方,有个十分狭窄的竖井,它就是注入井。注入井是在油田开发过程中,为保持或恢复油层压力,在油田边缘或内部钻凿的、往油层中注水或注气的井。


这些注入井通过泵将充满有毒化学物质的废弃物注入地下,而加曼家附近的井是俄亥俄州217个最活跃的二类注入井之一。加曼说:“我仍喜欢坐在门廊上,在风景改变之前,待在这里更令人感到愉快。”可是现在,这一切都变了!


加曼称,运送垃圾的白色和栗色小卡车经常在晚上来。它们运送在水力压裂过程中产生的废水,里面含有超过1100种化学物质,具有致癌、易燃性和放射性。加曼说她和儿子偶尔会闻到“空气中有一种甜甜的气味,就像防冻剂一样。”去年冬天的一个晚上,警报响了。外面亮着红灯,低沉的警报声呜咽着,但没有人打电话来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


早晨上班之前,加曼端着咖啡杯回到门廊前,眼睛继续盯着房子前面各种各样的储罐箱,这是废水通过注入井注入地下前临时存放它们的工具。加曼叹息着说:“最重要的是,这些东西都令人感到担忧。我没有听到什么?我没有看见什么?什么东西被释放到空气、水亦或土壤中?这对我们未来的健康意味着什么?这就是不断侵蚀我的东西。”


并非只有加曼和她的家人有这样的担忧。在她家往南300多公里、距离俄亥俄河不远的地方,66岁的菲丽丝·莱因哈特(Phyllis Rienhart)和她78岁的丈夫罗恩(Ron)共同生活在那里。他们所在的城镇Torch没有任何商店。但对于莱因哈特夫妇来说,那就是他们的家。菲丽丝称:“我家大部分人都沿着这条路居住,可是那座山上有个怪物。”


莱因哈特夫妇的房子距离注入井这个庞然大物有近550米远。与加曼不同,菲丽丝从未听到过警报声,但她却为注入井的巨大噪音感到不安。菲丽丝说:“有一天,在外面的门廊上,我想可能要下雨,因为石制鸟池在震动。我进了屋子,但仍能听到嘈杂的铿锵声,而且声音越来越大。”


2016年,菲丽丝和部分邻居24小时监视注入井的运作。他们观察到108辆储罐车来来往往,这些卡车将水力压裂废水排入贮水池。废物中的碳氢化合物会释放出可燃气体,这些气体会积聚在储罐中,并从顶部排放出去。


据当地报纸报道,2016年4月份,闪电击中了科罗拉多州格里利(Greeley)的一处注入井废水储罐,将金属加热至数千度,点燃了内部的蒸汽。随后储罐发生爆炸,被卷入数百米空中。一想到类似的火球可能在她的后院爆发,菲丽丝就整晚睡不着觉,她担心雷暴。最后,她患上了焦虑症,不得不去向神经学家求助。


菲丽丝想把储罐里的东西弄清楚,但它比她高大得多。她想知道:“如果他们(采油方)弄错了呢?它对我们的地球有什么影响?它对我们赖以生存的水、赖以呼吸的空气有什么负面作用?他们运来的不仅仅是废品,而是化学品。我曾问他们,你们有足够的防护服来保护我的所有孙子吗?这些人在处理报告和统计数据,而我要为家人着想。他们说这对经济有好处,但我找不到对我们有好处的东西。这些东西到处都是,而且越来越多。”


俄亥俄州环保活动家、Buckeye Environmental Network的执行董事特蕾莎·米尔斯(Teresa Mills)说:“这是一场人道主义危机,俄亥俄州正处于紧急状态。”


美国采油注入井大肆排放有毒物,甚至多次引发地震



美国曾有过淘金热、白银繁荣以及铀繁荣,但如今发生在俄亥俄州乡村地区的注入井经济繁荣却在冲击着人们的良知。在这个州的地下深处,层层的砂岩和石灰岩里面填满了相互连通的小洞,使之成为掩埋液体有毒废物的理想场所。


2016年,俄亥俄州州长约翰·卡西奇(John Kasich)、俄亥俄州自然资源局以及环保署(EPA)联合批准,向地下注入1342561206加仑的水力压裂废水。人们的期望似乎是,这些有毒废物将在人类持续生存的时间内,静静地待在目标层内。俄亥俄州并不是唯一这样做的州,而且它注入地下的也不仅仅是水力压裂废水。

联系我们

武汉楚通运网络工作室,专业致力于企业网站建设。拥有多年的网站建设制作经验,专业的网络工作室。为您提供网站建设,网页设计,Flash动画设计,网站改版,网站维护,域名注册,虚拟主机,网站推广,搜狗推广,360推广,百度优化、搜索引擎优化等优质服务。

地 址:武汉市洪山区街道口珞珈山公寓A栋

电 话:13072727263 13317120173

邮 箱:web@chutongyun.com